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忘了发这个

111.jpg

之前菜菜出个人文集的时候画了一张无间版吕辽的插图
当时也好久没手绘画得太烂了……稍微改一下发上来

我练功发自真心

辽辽

吕将军,你还记得石家庄大牢里的张文远吗?

我买的奉先到了。唉,我就这么跟同学们简单介绍一下吕辽的相遇吧,不要太感激我。

【疯狂剧透注意】

张辽是一个下属于石家庄刺客集团的骨干成员,某日接到的任务是与其他同事一起去刺杀丁原。
不幸丁原有狂战士吕布护驾,其余同事纷纷在劫难逃,因为他专业水平特别高,所以他躲过了必杀。
但他也没能逃掉,被吕布按在了墙上。
吕布用方天画戟把他和自己戳在一起,张辽就很生气:“你放开我!你放开我!你肠子都流到我身上了!!”
吕布当然不放了,他坚持要做一对烤虾,张辽就用头去撞他下巴,撞得吕布一脸的血。
在这期间张辽一直在闹闹“你不是人!你不是人!”活泼非常。
然后吕布就用戳在一起的姿势逼问出了张辽的来路。
颇像强暴啊。

张辽本来以为自己要死了,吕布问:“就这样死了,你……甘心吗?”张辽就呼吸很急促,——哦对了这个时候吕布也没有上衣已经被张辽的匕首划光光了——然后吕布就帮他伪造了一下现场,放他回去了。
估计是因为没达成绩效的关系吧,于是之后吕布去捣毁该刺客集团的时候,在地牢了看到了他。

吕布在黑黢黢的地牢伸手不见五指,只能看到一个绑在十字刑具上全身赤裸披头散发的囚犯。
因为地牢里还有个敌人,吕布就先干掉了他,等吕布扫光杂兵,张辽就轻轻咳了一声,吕布“终于在黑暗中听到一声期待已久的咳嗽”
我还心心相印呢,擦——!

吕布走到张辽面前,把刚刚从门外守卫头上顺来的、现在自己戴着的铁环取下来,原文注意:“吕布抿紧嘴唇,以庄严神圣的表情,徐徐脱下环形铁箍,拨开对方披头散发的血污,戴到对方头上。大小刚刚好。比刚才戴在自己头上,还要顺眼。”
我勒个擦这是戴头箍吗!这戴的是结婚戒指吧!…………而且先穿上衣服再戴好吗!

“孩子,告诉我……”吕布睁开眼睛,朝眼前灰暗影子满意地笑。“再次活着的感觉,是不是很好?”
孩子你个毛毛!童养媳吗!!

戴完戒指不知道叔叔哪里找来的衣服就给他穿了,这里书上没写,然后他们两个就一起去救了牢里的高顺(……)。
你们俩打RPG呐!!!???

这时张辽已经一副服服帖帖新媳妇的样子,就屁颠屁颠带着吕布开了高顺牢房的门(真是嫁出去的少年郎,比泼出去水都不如),高顺还是刺客集团头子派张辽和一帮人用毒马等下三滥手段抓来的,但是高顺一直不服,就被关在牢里用锁链锁起。
高顺他是鳌拜吗|||???

“主子,就收留这个亡命之徒吧。”张辽噱然冷笑,“刺客,亡命之徒,还有不是人……很匹配的组合啊。”
哦此时张辽用的还是聂姓原名,吕布就顺口给张辽取了现在的名字,派他一个月后去接近丁原。

——总的来说相识部分就是这样,后面节录一点片段。

“曾经有个很少话的男人教过我……”张辽咬住下唇。“……男人的战斗,是以行动替代说话的。”
这个男人当然就是吕布——我不是说张辽第一次被吕布抓住的时候很吵吗一直在大喊大叫,然后吕布就捂着他嘴巴不让他叫,揍了他一顿,张辽就乖了。……还是有点像强暴。

“你、你们是何时走在一起的?怎么我一、一直不知道?”丁原步步后退。
“大概……”吕布与张辽相视而笑。“……就在你的替身被我用同一把剑刺死……”张辽接口。“……而你把我骗到石家庄送死的时候吧。”
吕布以长剑轻碰张辽匕首。“不义之人,竟有重义的部下。张辽啊张辽,我差点被你感动了。”
“还差一点吗?”张辽耸肩,“太可惜了。枉我还一直不告诉你,打算给你一个惊喜呢。”
“谁说张辽是你的下一步?”吕布拂去剑上血污,大步朝丁原踏去,“他是我吕布的再下一步才对啊。”
唉丁原简直就像儿子出柜还已经在外国领好结婚证的老爸嘛。长剑碰匕首什么的我都懒得说了!你们知道我的老二理论的!

那天,张辽站在我面前,神色迟疑。
我以为这小子终于想反了。
对于张辽,起初我不过是把他当成张杨——而我就是丁原。
丁原豢养我,我豢养你。
豢养你,不过是让我这个在豢养权力关系最底层的宠物,摇身一变,成为主人,平衡一下长期压抑的心理而已。
当你神色迟疑,向我递来一个金刚打造的铜环时,我还是愣住了。
“主子,听说你上次戴着头箍来救我的时候,头没有痛了,是也不是?”你把铜环递来。
“这金刚环,上面镶有西域玛瑙,听说治头痛很有效的……”
我把头发拨后,将铜环戴上,头就痛起来了。
你这臭小鬼,怎么要做这种无聊事情呢?
明明我就不是人。
怎么……
此刻的我,竟也感到点点不该拥有的踏实……
……与温暖?
我不想说什么了,你们自己三温暖去吧。另外那头箍张辽还送得接二连三的简直变成一个槽点。

“咱俩杀出去吧。”张辽握住插在吕布腰间的血戟,意欲拔出。“忍一下。”
吕布粗糙厚实的巨掌握住张辽正欲发劲的手腕。
写H啊老王?!

书里还有董吕和吕兔(???),我就不多做节录了,不太好。

谢绝王老师跨深圳湾追杀。|||

元旦快乐

hf10.jpg

好久没画有点手生……祝大家元旦快乐,来年顺利!

326話

005_249副本

如果用刀枪棍棒等暗喻老二的含义…………我什么也不说。不说。

我勒个去!!!火凤的小说!!!要不要那么吕辽!!看得我超不好意思啊王老师!!!!!!

拔萃:

身体的本能记忆教张辽清楚记得,当他还是十全吕布其中之一的时候,主子就经常用这种方式跟他切磋武艺,把他的无涛战意与气度,通过无可抵挡、摧毁所有自信的轰击与连消带打的招牌动作,深深刻进他幼 嫩 的 身 体 深 处

“连吕布都敢砍,好大的胆子啊……”张飞拂去额上汗珠,啷声吆喝:“……主簿!给俺记下!张文远终于不甘长期屈居吕奉先之下,秉承他家主子的坏习惯,显现谋反之心——”

“闭——嘴——!”张辽振臂怒吼,(中略)“我家主人跟我情同手足,对我早有提拔之恩!他是普天之下唯一我愿意俯首听命的人!你别胡说——!”(中略)
“臭花脸!你听好了!我张辽!”张辽怒剑狂刺,“终·生·不·事·二·主!”


“我对主公的忠义,天地可证!”张辽一剑又一剑砍在张飞竭力挡格的钢矛上,(中略)“你这臭花脸没资格怀疑我对主公的感情!”
“……可是,刺客不正是人尽可夫的一门职业吗?”
(中略)
……人尽可夫的部下,配以人尽可夫的主子,倒也绝配啊。

“别、别再提我家主子的名字!你没资格……”
虎口抖颤,站也站不稳的张辽仍兀自死盯张飞咆哮。
“他既为吾师,亦为吾友……只有他,才能改变这个混帐的世界……你们跟本不明白他……”张辽炯炯有神的双眼渐渐陷入一种狂热的混浊。“你们在场没有一个人……比得上他……”
“对,他不是人。”
“他不是人,他是神…………”


……呂布大大喲!!!!!!!究竟是下了多害的迷魂湯,把一个十三岁就出道的大好少年洗腦成這樣啊!!!!……………!!!!!!!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