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日暮往昔

FIRST.jpg


少年辽和吕布初次见面。张辽十五岁,吕布三十三岁。
张辽那时候在丁原处做事。吕布也还是丁原义子。
这一切都从那个平淡无奇的相遇开始,可能那时他们谁都没有想过,几年后会他会随他戎马半生,一同征战在这个波澜壮阔的乱世。他听过他的名字很仰慕他,当他是永世不会折戟的战神,他自己只是一个小小刺客,在来这里之前,他连名字都还没有。





这个故事的名字叫:一百个公益小故事之 学好普通话。
说真的这个故事还是不要读的比较好。

↓……点了就别后悔。
辽仔那时候还是个给丁原喂马的!
当然,这只是表面现象。因为那时候他才15岁,在刺客中显得太年轻,白天杀人是很容易被发现的,所以丁原安排他去干晚上的活。
但是拿了钱白天是不能睡觉的,哪怕晚上杀人杀到三点,就像某些笨蛋画手一样明知道第二天要上课还要通宵画稿,他白天要在军中洗马喂马,忍受另外一个喂马男的黄色笑话,以及偶尔来几个的女客的肆意调戏,但是就像前面说的,因为他才15岁,所以去其他地方干活是违反劳动法的,他注定还要做一年悲哀的童工,意思就是他虽然干着几个大人的活,却只能拿半个大人都不到的工钱。

因为在军中喂马洗马,他也趁火打劫看了很多热闹认识了很多大人物,然后有一天,一个阳光明媚,凉风习习的春日,迷迷糊糊差点把手塞进马嘴里的时候,他听见了军营那边极其吵嚷的声音,他一个激灵清醒过来,不耐烦地问黄色笑话喂马男:
“……又是谁啊?那么吵”
“吕布啊,丁原大人的义子”
“……他啊。”
因为之前曾在丁原那里多次听说过他的名字,所以当他知道是他来了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感到奇怪。他听说过这个男人的威名,孩子的兴奋突然冒了出来,他说想去看看。

“不准去,还有五匹马没喂完”
“……妈的”

直到那边的响动嘈杂渐渐小去,天色已暗,暮色中的军营被笼罩上了一层美丽的金黄色。他收拾好东西抱着装马草的筐子往自己的住处走,这时从远处信步走来了一个身材高大戴着头箍的陌生男子。
“你干什么?不能随便靠近这里”
“这里是马厩?”
“对……对啊”

背着光,他无法看清那个男人的脸,突然他靠近过来,端详了他半晌,笑着说:
“哦……你的眉毛很特别!”

他被吓得倒退一步,僵硬着脖子打量了他一会,结巴着说:
“啊,哦,哦,你的屁股……啊不,你的下巴也很特别”

暮色中两人无法看清对方的真实模样,其实当时自己究竟看着什么在说话,他早已忘记了。他们就一直那样僵持着直盯住对方,再不知道说什么好。直到黄色笑话喂马男跑过来拿锄头,看见那个男人,急急的鞠躬喊着吕布大人好,他才恍然离开他的身边,有点羞恼又尴尬的也问了一声好。

很多年后吕布跟张辽说,他还记得第一次看见他时,他穿着脏兮兮便服、抱着一个竹筐慌慌张张跑开被自己拦住,然后在金色而温暖的阳光中傻乎乎的脸红的样子,那个情景他一辈子都忘不掉。
只是那个笨蛋当时不知道,吕布不是问他的眉毛,而是在说他的美貌。

……所以说推广普通话真的好势在必行哟。


——THE END——



附宣传用公益海报。欢迎大家自行张贴传播。


#22797;件 FIRST


中国地大物博,没有官话真是不行呀。2.gif

コメント

No title

默默看你.
コメントの投稿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