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为什么吃亏的总是赵云。

我知道,你一直不信我。
只因你不值得信任。
说得对……
可是,你可以不信任我,却不该怀疑我对主公的忠诚……

为什么要画这种东西。死陈某我讨厌你!!!

还记得第一次看到三国演义里那段
云大喝一声,挺枪骤马,杀入重围,左冲右突,如入无人之境。那枪浑身上下,若舞梨花;遍体纷纷,如飘瑞云……
这时候我真的是觉得自己好像爱上了这个人。老实,一声不吭,白马长枪,血染征袍,忠勇护主,赫赫战功。一辈子南征北战又不得重用,死后连谥号也得不到。后来很多人都想给他解释为什么,说得各有千秋,又煞有介事。只因为历史的浪漫就在于永远没有真相,所以赵云一辈子从何来为何去都没人知道。

滚吧,我的敌人……
公子保重。

火凤当然不是第一个想说点为什么赵云为什么总是吃亏的,可是却看得我格外心酸。




还是在魏国之行里加上一个河北正定吧,顺道去拜拜赵云庙。
另外Angelash写的火凤吕辽文<阳春>又再次文艺到老子泪流满面。可恶!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我好想去旅游

我想在春暖花开的时候北上魏国,去长安和洛阳一趟,看石窟挖坟哦也。

对了给你们看看这条内裤注意那两个拼音。
这些人居心何在啊??

DSC00700.jpg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